踏歌而行

【德哈】马尔福兄弟(马尔福家养子哈,伪骨科真灵魂伴侣)

苍小绝:

Chapter 5 生日宴会


 


六岁,在魔法界是一个特殊的年纪。


纯血家庭的孩子在六岁生日这天会被正式介绍给魔法界,而在此之前,除了家族的成员,只有一些与家族有着特殊关系或相当亲密的人,才有资格知道孩子的降生。


纯血家族的孩子一般要到六岁之后,才被允许到家以外的地方。这是一种保护。因为六岁以后,魔法界的孩子会开始逐渐显现出魔法能力——当然,有可能提前或推迟显现,而成为哑炮也是有几率的——孩子自身能够产生自我保护的本能性魔力,这使得他们不再像原来那样脆弱。


几乎所有显赫的家族在孩子六岁生日这天,都会吸引大批的记者。对于古老的纯血家族而言,这不仅仅是一场生日宴会,更是一场向公众展示家族继承人的特殊仪式。


 


六月五日,是马尔福家两个孩子的六岁生日。


对于马尔福家来说,这将是一个隆重的日子。德拉科和哈利将以马尔福家继承人的身份被正式介绍给魔法界,而地位显赫的马尔福家族定会受到来自各方的瞩目。晚上,将有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在马尔福庄园举行。纳茜莎提前了整整半个月可是做准备,以确保届时一切都将有序进行。


“小天狼星!”刚刚换好小礼服的哈利兴奋地扑进堂舅怀里。


比起总是一脸严肃阴沉的教父,他更喜欢这个经常给他变戏法,逗他玩的活泼堂舅,小天狼星似乎总有使不完的小花样可以给他们带来无穷欢乐。


“我的小哈利!”小天狼星抱起哈利,将他高高地举起来。


“你有给我带生日礼物吗?咕……”哈利用期待地望着小天狼星。


“当然,哈利!不过你得等到生日晚宴的时候才可以得到他们!”小天狼星亲昵地亲吻着哈利的面颊,堂舅的胡须扎得他痒痒的,令他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我真是爱惨了你那可爱的口水音!”


德拉科双手环抱站在一旁,冷哼了一声。比起小天狼星,他更喜欢他们的教父,至少西弗看上去更加靠谱一些,而不是像个疯子。


“小天狼星,你终于来了!我希望你能快点去客厅帮忙!”纳西莎匆匆走过来,看上去有点焦头烂额,“卢修斯竟然在这个时候去了魔法部!天!他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忙!我都快要变成家养小精灵了!等着吧!我绝对会让他好看!”


她咬牙切齿地说完,提着裙子又消失在了客厅里。


小天狼星和哈利对望了一眼,默契地朝对方吐了吐舌头。


马尔福太太才是这个家里最不能惹恼的厉害角色。


 


马尔福追求完美,这是信条。


德拉科和哈利的生日宴会无疑是奢华且完美的。卢修斯和纳茜莎会尽可能地保证这一点,他们需要证明马尔福家族的孩子值得这一切。


庄园的客厅被施了空间咒,足以容纳下上百名的宾客。施了魔法的天花板展现出美丽的星空,家具被装饰上彩色的气球和彩带,墙壁上金丝勾勒的复古花纹在水晶吊灯的照映下金碧辉煌,客厅中央的横幅,“Happy Birthday”的字样不断变换着字体和颜色。长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家养小精灵们穿梭在客厅,为需要的宾客递上美酒。


“女士们,先生们。”卢修斯用扩音咒放大了自己声音,“欢迎!欢迎各位来到马尔福庄园参加我的双胞胎儿子,德拉科和哈利•马尔福的生日宴会。”


宾客们停止了交谈,朝他望了过去。


“那么,首先,请允许我介绍我的两个儿子。”


德拉科和哈利跟在纳茜莎的身后来到客厅。德拉科的脸上挂着典型马尔福式的假笑,身穿白色的小礼服,袖口和领口用绿色的丝线编织出繁复的花纹,礼服的胸口处纹着马尔福家的族徽。他腰板挺得笔直,尽可能表现得绅士,但从他灰色的眼睛里还是能寻觅到一丝紧张。


哈利明显不如他哥哥那般从容。他身上的黑色小礼服简洁大方地用银线勾了一道边,胸口处同样纹着马尔福的族徽,黑色的长发用墨绿色嵌有黑曜石的发带束着。此时他紧张地握着妈妈的手,羞怯不安地望着满屋宾客。当客人们的视线集中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哈利几乎要完全躲到妈妈的身后了。


无数道闪光灯噼里啪啦地朝他们闪烁不停。哈利看上去快哭了,如果不是妈妈一直紧攥着他的手,他一定会丢下一屋子客人逃回房间。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场面,至少现在,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的他——还是主角——完全无法适应。


宴会正式开始后,卢修斯迎韧有余地游走在宾客之间,同时,纳茜莎和夫人们愉快地交谈着。而孩子们则聚集在一边,很快玩在了一起。


“很高兴您能参加我双胞胎儿子的生日宴会,兰斯先生。”卢修斯得体地说道。


“您能够邀请我,是我莫大的荣幸,马尔福先生。”这是一位四十多岁,看上去有些神经质的瘦高男人,穿着仿佛从箱子底翻出来的上个世纪款式的礼服长袍,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紧张地搓着手,“我真没想到您会邀请我!”


“请随意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日宴会而已,您看上去太拘束了。来一杯蜂蜜酒,我打赌这会让您感觉好一点。”卢修斯笑着为他拿来一只盛着蜜色液体的酒杯。


“谢谢您,您真的太友善了!和外面的传言不太一样……哦!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想他们只是不太了解您……”兰斯先生接过酒杯,因为过度紧张而有些语无伦次,“我确实有点不太适应,您知道的,我很少被邀请参加这样的宴会……”


卢修斯有点走神。他看到一位戴眼镜的小个子男人正蹲在德拉科和哈利的面前同他们聊着什么。这个男人是预言家日报的主编尼尔•菲尔德,一个好事八卦、趋炎附势小人。在他手下,预言家日报已经完全沦为魔法部的工具了——虽然这份报纸一直如此,但菲尔德无疑将这一点带上了巅峰。


他手上有一份主流报纸,你讨厌他,但却不能得罪他。


卢修斯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忍住不屑的冷哼。


“生日快乐,孩子们。”菲尔德蹲在两个马尔福家的孩子面前,温和地微笑,试图从童言无忌中挖掘到一些独家消息。毕竟,想要从卢修斯那只狡猾的狐狸口中套出些什么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谢谢您,先生。”两个男孩矜持且礼貌地道谢,但明显心不在焉。哈利正在和薄荷硬糖的包装纸奋战,而德拉科则在犹豫要不要帮他。


“哈利,晚餐时间吃糖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看,你长得就没有德拉科高。”菲尔德打趣道。这对长相完全不同的双胞胎兄弟让他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好奇。


“那是因为……因为……妈妈说,在我和德拉科咕……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德拉科总是抢我的晚餐。”哈利终于成功剥离了糖纸,美滋滋地将它塞进嘴里。


“我没有!”德拉科不满地抗议道,“晚餐的时候,我把我的鸡蛋布丁都让给你了!还有我所有的巧克力蛙!”


“我说的是我们还住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哈利底气不足地说道,他当然知道现在德拉科对他有多好。


菲尔德微眯着眼,鬣狗似的盯着他的猎物们争辩。他可以保证,这两个孩子一定会成为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


“万分荣幸您能参加我儿子们的生日宴会,菲尔德先生。”卢修斯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打断了他内心快速拨动的小算盘。


“谢谢您,马尔福先生。您可真是万分幸运能够拥有一对这么伶俐可爱的双胞胎。我敢打赌,您的儿子们将来一定非常优秀。”菲尔德站起身与卢修斯握了手。


“托您吉言。”卢修斯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不过我有点好奇——”菲尔德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急切,“您家的双胞胎非常特别,他们看起来并不像一对双胞胎不是吗?我无意冒犯,哈利看上去和历代马尔福家的男孩子并不像。”


“菲尔德先生。”卢修斯的嘴角弯起一抹假笑“您是在质疑我孩子的血统问题,甚至是与我的血缘关系吗?或是您想间接表达我的妻子可能对我不忠?”


“不!不!不!您误会了!我真心无意冒犯您!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德拉科和哈利对于我和纳西莎来说确实是特别的。但是,关于双胞胎长相的问题,我并不了解,我想兰斯先生多年的研究应该可以给您一些专业性的解释。对吗,兰斯先生?”卢修斯将问题抛向了兰斯。


“是的,先生!”兰斯看上去激动得快要把酒洒出来了,“如果您愿意听我说的话,菲尔德先生。不是我自夸,我在这方面兢兢业业研究了十多年!在魔法界,很少有人关注这个问题,就这个领域而言,麻瓜可是领先了我们许多年!”


他兴奋地向菲尔德介绍道:“不是所有的双胞胎看上去都是一样的——只有同卵双胞胎才会一模一样。还有一类双胞胎,他们是异卵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的双胞胎甚至连性别都是不同的。不知道您认不认识卡特尔家的姐妹和科尔家的兄妹,她们都是典型的异卵双胞胎。”


菲尔德略微感兴趣的眼神更加鼓舞了兰斯:“我敢肯定,马尔福家的两位小少爷一定是异卵双胞胎。您看,小德拉科完美得继承了马尔福家的外貌特质,与他的父亲、祖父一样,而我们的小哈利很可能是继承了母亲家族的外貌特质。马尔福太太原先姓布莱克,众所周知,布莱克家族的人都是黑发。而他的绿眼睛……我想大概是遗传了他的外祖母。早些年我有幸见过布莱克夫人,那真是一位美丽优雅的夫人,有着一双迷人的绿眼睛,她的去世真的让我非常难过,非常难过……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


兰斯把菲尔德先生引到一边的沙发上,侃侃而谈,他十分高兴能有一个听众。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邀请兰斯。”纳西莎来到卢修斯的身边悄声问道,“他醉心于一些奇奇怪怪的医学理论的研究,很多人都把他看做异类。”


“他只是不太善于推销自己而已,你不能否认他的才能。而且我们现在需要他关于异卵双胞胎的研究。”卢修斯再一次扬起惯有的假笑回答道,“兰斯先生肯定很高兴我给他提供了一个可以让自己的研究公众于世的机会。菲尔德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我可真喜欢你那点斯莱特林的小心机,亲爱的。”纳西莎给了丈夫一个轻柔的吻。


 


而此时,一场孩子间的战斗正在大人们忽视的角落进行着。


“那是我的!”


“我是客人。”强壮的男孩抢过哈利的鸡蛋布丁,将他推倒在地。


哈利的眼里泛起一层柔绿色的水光,却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让眼泪落下来。怒气冲冲的表情在他脸上显得可怜又委屈。


男孩给了哈利一个恶意的笑容,将一大勺布丁塞进口中,故意满足地大声咂嘴。旁边另一个同样大块头的男孩得意地吹了个口哨。


不知是那个恶意的笑容,还是男孩明显挑衅的行为,亦或是旁边男孩的起哄刺激了哈利,他猛然站了起来,小拳头捏得紧紧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眼睛则死死地瞪着面前拿着布丁的男孩。


突然,原本得意洋洋的男孩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在膨胀,他手中的布丁“啪”地掉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紧。本来就被男孩过大的身体撑得满满的礼服终于支撑不住男孩不断膨胀的身体,衣襟被撕裂开来,纽扣一颗一颗地崩了出去。


男孩吓得尖叫起来。


“你对他做了什么?你这个臭小子!”本来站在一边看好戏的另一位胖男孩冲了过来,抬手一拳就向哈利挥了过去。


去拿饮料的德拉科刚折回来就看到一个块头几乎是哈利两倍的家伙抡起拳头向哈利砸了过去。他急忙丢下饮料冲了过去。


被吓愣住的哈利看到男孩挥拳过来,惊得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却不小心绊倒了跑过来的德拉科。


德拉科重心不稳向前扑了过去。结果,胖男孩那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德拉科的鼻梁上。德拉科的鼻血一下子涌了出来——虽然还是个孩子,但男孩的块头不小,对于一个同龄的孩子来说,他的力气也足够大了。


德拉科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了出来。那一拳让他有些眩晕,但他依然回身牢牢护住哈利。


他的哈利看上去总是小小弱弱的,这激起了德拉科作为一个小男子汉,一个哥哥的强烈保护欲。


这一拳可真重!德拉科庆幸这一拳招呼在了他身上而不是哈利身上,他甚至怀疑哈利可能会被这一拳揍晕过去。想到这里,德拉科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他一直当作珍宝小心呵护的弟弟怎么可以被别人欺负?他过回头怨恨地瞪着施暴的男孩,灰色的眼眸里窜起一簇愤怒的火苗。


胖男孩害怕地后退一步,德拉科的表情让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紧接着他惊恐地发现自己与好友一样开始膨胀,几乎要像气球一样飘起来了——而他的好友此时已经只有脚尖还碰着地面了。


孩子们的尖叫终于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


“我的天啊!”纳西莎惊呼一声跑了过去。


卢修斯眼疾手快地抽出魔杖,让两个被吹成气球的男孩恢复了原状。纳西莎则连施了好几个咒语帮德拉科止血。


西弗勒斯拼命拉住想要把那两个大块头男孩胖揍一顿的小天狼星——梅林!这家伙总是越帮越忙!


哈利翠绿色的眸子化成一潭墨绿的死水,毫无焦距地望着不知名的方向。


有什么东西似乎被深埋在心底,却依旧令人感到恐惧与绝望。


寒冷、饥饿、疼痛,还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谁来救救我……

评论

热度(2783)

  1. 共6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